關於部落格
我的22号星球
  • 276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個人旅行 - 三藩市 (上)

以前常聼說很多人都喜歡選擇移民到三藩市去,我不太了解爲什麽。但到那裏一游之後就知道爲什麽了,那裏實在太美麗了,感覺好像電影一樣,好不真實。

在拉斯維加斯收到公司的電郵,說有緊急會議,所以決定提早兩天回國。原本四天三夜的三藩市逍遙游被縮短變成兩天一夜匆忙游,所以時間寶貴,得好好計劃,好好選擇去該去的地方。飛機降落前從機艙内望出去,三藩市的鳥瞰圖美極了,山明水秀就是這個意思吧。

到了機場,我以最快的速度提了行李到機場外排隊等德士,時間可是寶貴的很,分秒必爭。眼看快終于輪到我了,可突然前面的兩位白人和黑人德士司機大哥竟然吵起來,而且互不相讓,好像是兩位都不願意載排在我前面的日本人。後來機場的看衛前來調解,吵輸的那位司機逼不得已得載我前面的名日本人,他幫他們搬行李上車后又向我招手,於是我也傻呼呼的上了他的車。車子開上高速公路后他問我們要到哪裏去,然後我和日本人們各喊一個地方名字,他聼了馬上傻眼,然後一聲SHIT!!!接著問我們不是一夥的嗎!我回答說不是,而且我們要去的地方也南北差好遠, 然後他又繼續SHIT了幾下,一直說是END OF THE DAY,  我們車上的亞洲人們都有點迷茫。但也難怪他,亞洲人對他們而言看來都一個樣,很多老外完全不會分辨日本人,韓國人還是華人。可司機大哥人挺好的,SHIT一輪后馬上跟我們道歉賠不是,說這是他的錯,然後還說today is not my day之類的話。我看得出司機大哥在趕時間,但日本人又好像不太確定自己要去的地方,於是他一面不耐煩又一面道歉,我看了覺得很有趣,心想這樣有禮貌法也很累吧。終于日本人抵達目的地下車,然後他飛速的送我去我要去的酒店。一路上我們還聊得滿愉快的,他問我爲什麽英文那麽流利,我說學校得學三种語言,英文是其中一種,然後自己本身又懂幾種方言。他聼了傻眼,然後給我一副很amazing的樣子看,我當下當然有暗爽一下嘍,呵呵~ 一路上我看他一直飛車,心裏有點緊張,於是就說如果他真的趕時間可以放我在其它的德士站換德士,他突然囘過頭用很感激地眼光看我,然後說聲~謝謝,你人真好,我確實在趕時間,我叫我搭檔來接你,我給你打折,保證會是很便宜的價錢~ 於是他馬上call了他的夜班印度人搭檔到某個油站接我,他臨走前還遞上一張名片給我。


我住的酒店 - Sheraton Fisherman Wharf
一番折騰后終于到達酒店,已經快下午4點鐘了。由於我的行程從原本的三晚變成一晚,於是把心一橫,三晚住酒店的錢一晚花,住好一點的酒店,是貴了一點,但很舒服很值得,而且地點就在Fisherman Wharf,正是我先要去的地方。到櫃檯check in的時候,心裏很慶幸自己一個人旅行好幾天了,還好都沒發生什麽烏龍的事情。Check in手續辦妥后,我慣常的摸摸口袋要確定錢包,手機和護照都‘安然無恙’,一摸之下心裏一驚,突然發現手機不見了。天,才慶幸以爲自己沒做什麽烏龍的事情`,馬上就不見手機,再仔細摸一摸口袋只找到德士司機給我的名片。心想可能是留在德士上吧,於是請門口的bell boy幫我撥個電話給那位飛車的德士司機,他接了電話說沒看到有手機在車上,但會跟他的印度搭檔確認一下,然後再囘電。沒辦法,我總不可能留在酒店等電話,況且時間寶貴,管不了那麽多了, 先出去玩玩。 我上去酒店換了短褲T-Shirt準備出門,就接到bell boy來電,說手機找到了,但司機不得空晚一點才送過來。這下可真好,放下了心頭大石,可以盡情的玩樂了。

電車,電車。。。

霧太大了,只看到這麽一小部分的金門橋,而且很冷!!
走在三藩市街上,天氣好極,涼涼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麽的從容寫意。跑步的人跑步,溜狗的人溜狗,突然想到貝帥最愛說的話,‘這樣的環境才是人住的啊!’,然後自己傻笑了起來。我一直對電車情有獨鈡,所以看到來來往往的電車,心裏興奮極了。其實我住的小島以前也有電車,不曉得爲什麽政府不設法保留這特別的交通工具,太可惜了。走了一會,覺得得趁著天黑之前去看看明信片裏常看到的金門橋,上了德士后向司機説明了地點,他說當天霧很重可能會看不到橋,問我是不是確定要到那裏去。我心想怎樣也得去試試看,畢竟明天又得趕飛機,應該沒時間再去那裏跑一趟了,於是就叫司機go ahead。到了那裏,果然我只看到白茫茫一片,霧好大,一直從左邊往右邊飄,司機問我還要不要下車,或者有其他地方要去,我堅持要下車看看。付了錢下車,我的媽,好冷!!!再看看德士,已經消失霧裏去了。因爲那裏沿海,所以即使下午也特別的冷,但已經來到了,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迎著霧往大橋的方向走去,雖然大霧但遊客還是很多,可人傢顯然有備而來,都有帶寒衣,只有我這傻瓜短褲T-Shirt在那裏邊逛邊發抖。由於霧是在太大,根本無法看到那紅紅的金門橋,再加上我都冷得快冰掉了,於是決定在自己結冰前快點逃離那裏。回到剛剛下德士的地方等德士,等了好久都沒有德士,自己又好冷好冷,於是一直不停往那裏的一家便利商店跑,取暖噎!!過了好一陣子,終于有巴士來了,但我又不太清楚巴士要到哪裏去,可也管不了那麽多先上了再説,縂好過呆在那裏風吹霧打,呵呵~






還好碰巧那輛正是開囘城裏去的巴士,所以我並沒有迷路。一路上看見許多沿著起伏地勢建的房子,Victorian混合后現代的建築風格,正是三藩市的特色吧。可能看戯看太多了,所以當自己真正在那裏游走時,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而且三藩市果然像電影裏看到的般美,太美了。我忘了自己在哪裏下車,反正那時候自己的眼睛一直忙著看房子,下了車就握著相機左拍右拍,忙得不可開交。其實當時我也不太懂自己身在哪裏,就是一面走一面看路牌,當然還有一面拍照啦。。然後感覺迷路時就問路,就這樣走了快兩個小時,才達到酒店附近。到了Fisherman Wharf, 我想起瘋人一直提醒自己要在那裏用餐,但又沒説明哪一家餐廳好,於是我又在那裏逛了好一下子。天色漸漸暗了,氣溫也開始降得厲害,又覺得超冷了。其實路邊許多傢店都有賣那种寫著三藩市字眼的寒衣,可我就是不想買,第一是不想多花錢,第二是幾乎滿街的遊客都穿著同樣的寒衣,感覺好像是撞衣舞會一樣,好奇怪。顯然那裏開店做生意的人都明白遊客們總是不太懂那裏的天氣變換如此極端,所以幾乎每家店不管原本賣什麽的,都也會順便賣寒衣,夠酷吧。。。哈哈~ 




晚餐 - 在這裡
Crab Chowder

 這道美食 - 我給它取名咖喱起司煎餅,哈!
後來終于找到了一家喜歡的餐廳,再加上自己也已經快冷到不行,於是就決定在那裏解決晚餐。餐廳環境舒服優美,落地玻璃讓海景盡收眼底,座椅排在落地玻璃旁讓客人可以邊用餐邊欣賞海景,餐廳中間的位置也特地建得比較高,讓坐在那裏的客人也可以海景一番,真是想得周到。到那裏用餐當然是吃海鮮,但其實我也沒有很愛海鮮,但既然那麽多人一直推薦,怎樣也要試一下,看了眼花繚亂的menu后點了一個crab chowder和一個名字很長我又不懂翻譯的正餐,反正就是蟹肉和起司一起裹在類似煎餅裏面然後煮咖喱的。。。嗯。。。叫它咖喱起司蟹肉煎餅好了。Crab Chowder真是超好喝,煎餅嘛。。。就一般嘍。。。
 

餐廳外面
晚餐過後,踏出餐廳,冷風吹來,我真的是冷得要瘋掉。 於是加快腳步走囘酒店,可是實在太冷了,於是我每走一小段路就得走進路旁的商店取暖一下,然後再繼續。就這樣進進出出的我回到了酒店。回到酒店后拿了外套,上網找些資料再到櫃檯問路,然後又往下一個地點Pier 39出發,夠拼吧??哈哈~


晚上的 Pier 39
Pier 39離我住的酒店不遠,走幾步路就到,那裏算是蠻出名的旅遊景點吧。。吃喝玩樂都齊全的一個小地方。喜歡收集鴨舌帽的我當然不會錯過到那裏的Hard Rock Café買一頂來收嘍。。。一直逛到許多商店打烊位置,我才走囘酒店。但還是覺得意猶未盡,因爲晚上有很多東西都看不太清楚,所以決定隔天一大早去機場之前再來一趟。
回到酒店后,發現德士司機已經把我的手機送還,感覺真是幸運。撥了點換給他想和他說聲謝謝,順便叫他隔天載我去機場,可惜電話一直撥通了沒人接,唯有作罷。臨睡前,把鬧鐘喬到隔天6.30am,  要那麽早醒,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平時沒上班的時候,我的時間表都是沒有早上的,睡醒就午餐了,哈!這趟竟然可以心甘情願那麽早醒,我果然貪玩。。。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